barbruh.21.09.16

这几天看到一个生草(大嘘)新闻,某南省某沙市某麓区一只叫做🐷莉的雌性检察官唐突炫富并亲自下场打拳,惨遭(大嘘)nga老哥出道(这算不算出道我暂且蒙在🐷莉酱的114514套房产里,搞不好就像stacy chan那个whois出道一样大脑降级),在全网它的芳名和语录被到处用来乳拳师,气得🐷莉酱像元首一样大叫,只能通知某部门威胁橄榄nga了事🤔

现在看来,这位可能有四套房的🐷姓雌性检察官很难不让人thonk它和货拉拉司机冤案的关系,搞不好这个案子判成这寄吧样就是此壬经手甚至主持的(悲🤔

与此同时,为了活(mou)跃(sha)思(shi)维(jian),我关注了一大堆科技方面的批信公众号,比如氢燃料电池汽车啥的,刚好货拉拉是个,嗯,货运版滴滴,也就意味着司机得自己贷款买大货车,搞不好周司机已经被没收了的货车(悲)就有可能用了锂电池或者氢燃料电池作为能源🤔

再一看X都公交集团的公众号极其自信地介绍他们换的第二代氢能源公交车,什么加氢15分钟运营一整天,什么以这个速度2060年中修就能完成碳中和了🤔这些东西加起来,很难不让人thonk:

搞什么氢燃料电池是我们在搞还是它们在搞?将无辜的人刑讯逼迫到认罪是我们在搞还是它们在搞?等到2060年真的碳中和了是我们在享受还是它们在享受?以它们乱搞的进度,2060年中修还存在吗?🤔更进一步,如果2060年前中修解体了,它们可以张开大腿摆出jack-o pose坐等白皮来草,我们可以吗?我们有那个神奇的器官长在身上吗?🤔

thonk

我去年还嘲笑过美国的拳师可以无法无天地合法杀人,但今年再一看,小丑还真tm是我自己🤔美国拳师好歹只不过绕过了法律而已,而现在中修拳师自己就是法律🤔美国人反正也不信任司法系统,美国拳师也不需要司法系统,而回过头一看,中修拳师居然就是司法系统🤔所谓公检法,现在都便乘母检法了🤔

不过这件事thonk下来也没什么奇怪的,早在文理分科的时候,就能推理到这种事情发生了:在高二文理分科的时候,猛男基本上去学理科了,萌妹(大嘘)基本上去学文科了,然后大学一毕业,学理科的我们去认识和改造世界,学文科的它们塞满了政法系统🤔只不过直到今天,我们才意识到这个现象,才意识到它们渗透得这么深,这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所以现在问题仍然存在:到底什么是“我们”,什么又是“它们”?🤔

iff time

“我们”:

  • 我们出身于理工科专业

  • 我们从事实际的社会生产,创造实际的生产力

  • 我们研究实际的世界,了解真实世界的运作规则

  • 我们支撑了中修的工程和科学奇迹

  • 我们造就了中修的“基建狂魔”美名

  • 我们在高科技领域与美帝争高下

  • 我们的军事存在让美国带兵的寄吧痒的批爆,却永远没有中修批草

“它们”:

  • 它们出身于文科专业

  • 它们借助着某些公务员职位对理工科的歧视性排除而塞满了这些职位

  • 它们不从事实际的社会生产,绝大多数情况下反而在阻碍生产力

  • 它们对真实世界的运作规则一无所知

  • 它们只能靠吸别人的血生存,如果它们吸不了我们的血的话,它们就得去吸国家机关的血,总之它们得吸血,不然就无法生存

  • 它们滥用法律和潜规则强奸司法正义(当然这种东西在中修thonk下来八成是没有的,但那件事情实在是太露骨了,就不能掩盖一下吗,或者假装掩盖一下吗),滥用媒体话语权强奸社会道德和价值观

  • 它们内部只会勾心斗角,玩儿“权力的游戏”(确信

  • 它们极其容易被煽动,无论是被中修内部的野心家还是大洋对岸的某个国家

  • 它们喜欢透支国家整体利益来满足它们自己的短期利益

  • 它们更喜欢用自己的某种器官满足美国带兵的寄吧

简短地说,我们尽管有各种各样的职业,但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说,我们的身份只有一种,“工程师”🤔而它们,可以被称为拳师,也可以被称为雌性官僚啥的,但如果让我来命名,我会使用一个直观一点的名称,“寄生虫”🤔

当然,这个iff以任何形式假定了“我们”和“它们”的性别吗?一点都没有,包括“某种器官”那句,为什么你觉得“某种器官”就一定指的是批?(确信🤔如果实际iff下来发现“我们”基本上都是男性,而“它们”基本上都是suka blyat,那我只能说这是巧合了(迫真🤔

status quo

现在的情况对工程师,尤其是男性工程师极其不利,寄生虫都已经寄生到政法系统里面去了,意味着我们能和它们正面合法对抗的可能性已经无限趋近于-2147483647了🤔想想我们的人是怎么死的,它们掌控的政法系统又是怎么判的🤔在中修的民间舆论里面工程师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寄生虫仍然能够睁眼说瞎话而屁事没有,而说真话的工程师就要被寄生虫寄生的政法系统非法拘禁🤔

以这个速度加速下去,很快“维持工程师的生活方式”就会便乘一项可以蹲监狱的罪行,再加速下去作为工程师存在这件事本身就是犯罪🤔

这样,便更加凸显了在海外创建中修和美帝都够不着的工程师乐土的重要性🤔

为什么这件事情到现在变得极端重要呢?

  • 现在中修位于其历史周期的上升期,意味着客观存在大量的精通各行各业的工程师,能够被招募到建设伊甸园的项目中去🤔而且对很多工程来说,中修自己的标准就是国际标准,直接搬过去用就好了🤔至于如何招募他们,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 等中修由于寄生虫的倒行逆施等各种原因衰落了,你就是拿着整个美国的钱都招募不到足够的工程师完成任何事🤔
  • 只要工程师肉身仍然在中修,就意味着无时无刻不受寄生虫的政治迫害,寄生虫会用尽各种方法,从经济到社会规训到不公正的司法,剥夺工程师的财富和反抗潜力,直到我们作为一整个阶级被彻底灭绝为止🤔而一个位于海外的工程师伊甸园,至少让我们有地方逃难,而且也不会像苏联一样它的解体肥了另外一个被寄生虫寄生的政权🤔很多工程师以为run到美国就没事了,好吧,你也不看看你是不是白皮🤔再说了,你以为美国suka就不会剥削你的财产了吧,在中修我们还可以争取让对方净身出户(尽管我怀疑再过几年我们也会失去这个选项),在美国连这个选项都没有🤔

  • 中修迟早有一天会解体,而如果这种事情不幸发生的话,谁准备继承中修的政治遗产呢,是我们,还是它们?🤔谁能在中修的废墟上建立一个更伟大的国家,并将对立阵营一个一个一个一个全部扔进新奥斯威辛橄榄?是我们,还是它们?🤔而拥有一个伊甸园,到时候也能便乘一个诺亚方舟,退可以在华人作为一个整体被白皮种族灭绝时保留华人的基因库和工程师文化,留下反击的种子,进可以直接橄榄中修解体后寄生虫维持的伪政权,光复第三共和国🤔

"engineers of the world, unite! "

在伊甸园出现之前,只能先促使工程师的联合了🤔

很多人对“工程师”这个词存在误解,认为它只是一个职位,只是一项在工作时才存在,工作结束后就消失得如同它没有出现过的玩意🤔但其实,工程师也可以成为一种身份认同,哪怕像从来没有实行过社会生产的寄生虫都能搞一个“女权主义者”的迫真身份认同,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而这个身份甚至都不需要你有某种证书或者从某个工科高校毕业,当然如果你有的话,那你只不过便乘了更厉害的工程师而已🤔严格点来说,成为工程师联合的联合对象几乎只有一条硬性条件,那就是从事实际的社会生产,创造实际的生产力🤔这样的话,哪怕像司机这种貌似和工程师差别非常大的职业,也可以被我们联合,从而我们可以将他们的敌人视为我们的敌人,把他们的问题视为我们的问题🤔

而且随着工程师和寄生虫斗争的白热化,我们这边其实急需一大批来自文科的专业人士,甚至需要将他们塞进体制里和体制里的寄生虫斗争🤔当然我肯定没有歧视文科生的意思,只不过越来越多的他们毕业后不干人事,那就没办法了,只能加带背景调查的力度了🤔但即使如此,文科的专业人士也可以成为我们联合对象,只要将他们从事的工作迫真归类于“工程”就完事了,就是这么简单🤔比如“社会工程”这个词,不就是用来做这个的吗🤔

当然也有可能出现其他的“工程”,比如pua可以便乘pickup engineering,搞法律咨询可以变成judicial engineering(确信,化身公安内鬼出道检察院和法院里的寄生虫可以变成information engineering(大嘘🤔甚至炼铜都能便乘pedosexual engineering🤔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见得只是个重新命名,更有可能是将其所从事的工作以工程的角度重新组织起来,使其方法论变得更加有威力,哪方面的威力?当然是橄榄寄生虫所需要的威力啦🤔

最后如果没搞错的话,工程师联合会便乘一个充满专业人士,但极其松散、没有等级关系、人人只因为共同的性质(从事社会生产)而联合的组织,甚至最理想的情况下,它不应该被称作一个组织🤔因为只要有组织,就需要有组织领袖,就有领袖被寄生虫的政法系统针对然后橄榄,导致整个组织失去战斗力的可能🤔

甚至它都不见得非得叫Engineers United,它叫什么都行,叫小屌子全球俱乐部(大嘘)都行,只要我们由于共同的性质、共同的目标相互扶持,共享情报,与寄生虫能够展开长期斗争就够了🤔

deepthonk

当然在这个基础下能够自发地形成一些拥有极其专业的人士、紧密组织起来和拥有具体目标的组织,肯定能够极大增强我们的战斗力,但代价就是这些组织肯定会被寄生虫针对,并有可能会被它们掌控下的政法系统橄榄🤔所以组织起来,是一件极其有风险的事情,需要其参与者有极其专业的业务水平,能够暴力对抗政法系统,甚至需要他们做好终身背井离乡的思想准备,但回报也对得起它的风险🤔工程师的松散联合大概只够我们自保,但一个或若干个强组织才能让我们有力量展开反击🤔当然,我觉得现在去东南亚找个没人管的树林里面建设新奥斯威辛还来得及,而且最好全程走中修的建筑工程规范,除了需要政府审批的部分(肯定不关中修事了,换个政府充当这部分角色),让寄生虫气得像元首一样大叫🤔但它们也叫不了几分钟了,因为新奥斯威辛就是给他们准备的(手动wiebitt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