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allesganging

redefine esu.20.10.07

我之所以抛弃之前挖的那个大坑来“重新定义恶俗(迫真”,是因为我发现一直以来我使用“恶俗”这个词的方式和它通常被使用的方式是不太一样的,通常来说恶俗只指某个特定的圈子,然后它就成了一个本身有没有意义一点都不重要的专有名词🤔这样一来很多事情就不好说了,比如肖小将是恶俗,但由于不是那个恶俗,所以某些该被出道的肖小将没法被恶俗狗维基出道,因为恶俗狗维基只管那个恶俗🤔

但更重要的是,恶俗这个词汇是有含义的,它不应该被某一部分人狭隘地定义成一个没有含义的专有名词,它应该恢复它的含义,或者以所谓“广义恶俗”的方式被使用,而且更重要的是,让橄榄恶俗变成一项真正高雅的事情🤔

那么,我们来重新定义恶俗(迫真

所谓恶俗者,它必须满足恶和俗两大要素,恶当然是一个主观的道德判断,但俗这一方面还是比较有标准的,我经过长期的迫真经验发现,揣摩一种恶背后的动机就可以发现它到底有没有俗的成分(当然这也隐含着如果它压根就不是恶的话也就没必要揣摩其动机了

具体而言,如果一种恶,作恶的人或者组织它的动机或者最终目标指向的既不是什么伟大的人类解放事业之类的,也对人类共同体没有正面的影响,只是为了维持现状或者满足个人私欲甚至更糟,为了使我们敌对的意识形态更加壮大,我们就可以认为这种恶就是恶俗🤔

分析几个例子

为什么肖卫兵的所做所为是恶俗:肖卫兵爆破lofter和ao3基本上所有使用这些平台的人们都认为是恶吧,但他们做这些事情只是为了让自己靠迫真同性营业的偶像看起来不像是基佬而已,而肖卫兵背后的资本家搞这么一出只是为了迫真摆脱肖战的同性恋标签从而在更大的市场收割韭菜而已,再加上这个资本主义的动机和我的反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不太兼容,所以我可以认为肖卫兵及其背后的所有人都是恶俗,活跃的肖卫兵应该全部出道一遍🤔肖战的投资方也应该早破产早超生,破产后越惨越好,如果能触发一次小型经济危机那将是更草的,看晋国政府还敢放纵这种类型的明星野蛮生长不🤔

> 肖战本人也是恶俗,因为他故意纵容粉丝搞事,而且是资本主义割韭菜的一环,本来就是恶,而且既然他和他的幕后团队本来就是同一个资本主义团体了,我们甚至都不用推断他的动机了,直接按照恶俗处理🤔

为什么乐肖人士不是恶俗:尽管乐肖人士在橄榄肖卫兵甚至肖战本人的过程中会使用一些传统道德观会认为是恶的手段,但首先我们的对手也在用这些恶的手段,而且程度甚至比我们恶十万甚至九万倍,然而我们的动机和他们可不一样,我们作恶的动机是净化人类共同体,橄榄资本主义收割韭菜的恶俗势力,将社会资源留给更值得留的人,并且在乐肖的过程中还可以诞生真正的文艺作品(反正比肖战的迫真作品更加真实),实践后现代主义艺术创作,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认为乐肖人士不是恶俗,乐肖人士是高雅人士🤔

这种恶俗定义可以带来一个显而易见的推论:只要判定对方是恶俗,橄榄恶俗的行径统统不算恶俗,哪怕把他们绑到某个岛上然后扔一枚中子弹人间蒸发都不算恶俗,为了橄榄恶俗可以不择手段,可以无限制作恶,只要目标是橄榄恶俗而不是成为恶俗即可:wiebitte:

以这种方式,橄榄恶俗的事业能够获得更多力量,恶俗势力也会受到无穷无尽的威胁而逐渐消亡,而通过橄榄恶俗,人类共同体将迎来更加高雅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从中受益🤔

当然以无下限的作恶橄榄恶俗只是理论上的,实际上这么做的话恐怕得先被恶俗势力橄榄的吧🤔与恶俗势力作战是艰巨的过程,需要非常多的社会支持,甚至需要发动国际性的力量,所以尽管无下限的作恶被当作保留手段,但实际上更需要的是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普世向善高雅的旗帜来号召更多的一般通过,无论他们有没有高雅人士的眼光和动机,去参与橄榄恶俗的战斗🤔至于背地里会不会恶贯满盈,我觉得绝大多数一般通过是不会在乎的,如果他们只会注意到恶俗的恶,我觉得还是挺不错的🤔这就说明恶俗实力不仅比我们俗,而且甚至连恶的方面都比我们高级十万甚至九万倍,这是极好的:wiebitt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